浮灵之影

愿以此生春秋岁月,献给心中挚爱的你。

无聊打了一小段

魏有钱&白rap

初次见到他,他站在星光璀璨的舞台上,精彩的rap表演点燃了全场,也将魏有钱投资失败的苦闷一扫而空。

白rap,惊才绝艳创作鬼才,NZND的人气担当。

人群中欢呼声不断,他眯起眼,看清了镁光灯下少年的容颜。清秀到模糊的五官,偏偏点缀一颗妖冶的泪痣。眼角眉梢挂着轻狂傲气。

年纪轻轻就取得不俗的成绩,他的确有骄傲的资本。

不过……

——想要看他泯灭了骄傲,折断了翅膀,沦陷地狱的深渊。

——想要让他一无所有,走投无路,只能依赖他。

恶趣味不断升腾,他想得到他,头一次有了一种征服的冲动。

魏有钱嘴角勾起戏谑的弧度,看少年的眼神仿佛盯着囊中之物。

白rap,终将属于他。

【明侦cp接龙】追光者(古风)

*cp乱炖,我的鬼白魏大三角优先~

*有双北、山花、魄魄……请各自认领

*微博首发,乐乎存稿。第一次写,多指教~
「《公主嫁到》+《仙梦昆仑》/全员单箭头向」

「炅先生↪撒太子↪蓉公主↪鬼侧妃↪狄仁白↪魏将军↪白逍遥↪鬼师妹↪何田玉↪撒门人」

「面对喜欢的人,你们闪闪发光,我们都是追逐的影。」

一、炅先生

跋山涉水来到南国,为了复国,也为了窃国。

凭借着超人的才华和胆识,几经辗转,他成为撒太子的门客。

撒太子欣赏他的才气,待他如挚友,知道他身体不好每每关怀备至,时常与他坐而论道畅谈人生。

撒说他要一统天下,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撒说他若有一日黄袍加身,必不负他。

就连看到他房内大逆不道“一统江山”的摆设,撒也不动怒。

他眉目温和,问:先生究竟心属何方?

心属何方?

光复木兰,窃得南国。

可是……后来……

撒微风细雨般的关怀逐渐浇灭了他心头的光火。他变得真心实意,为他朝堂周旋,幕后谋划,沙场秋点兵。甚至忍着心痛,为他谋划一场婚礼偿他夙愿。

他甘愿成为他身后的影。

心甘情愿。

二、撒太子

年少的他来湖国外交,无意间看到活跃在宫廷中的小公主蓉。

表面上,她灵巧可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不过,是用一个稚嫩无害的外表当自己的保护色。

他不自觉地关注她,看着她游刃有余地周旋于诡谲多变的宫廷之中。看破了黑暗,却不说破,反而工于心计,八面玲珑,令自己始终处于不败之地。

他向来欣赏有才华的人,这样的她令他着迷。

他默默等待吉时到来,等待远在湖国的她成为他一生的伴侣。以后的日子,他想与她一统三国,看遍万水千山。

他从不否认自己的野心。

既要江山,也要她。

三、蓉公主

人人都认为,生于宫廷就要背上枷锁桎梏一生,谁都逃不了。

她偏不!

日日勾心斗角早已令她厌倦。她从一开始就在谋划走出这座皇城。

——从见到名叫小鬼的女孩那一刻开始。

小鬼随着撒太子来到湖国,她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被深深地吸引。

古灵精怪,单纯可爱。和她一样。

可惜,她是伪装。

她根植于黑暗,所有的光明都是伪装。

是不是身处黑暗,就会不自觉地向往光明?她想要靠近,那个女孩就是她心头的白月光。

听闻鬼妃与太子成婚的消息,她更是加紧了动作。终于,十里红妆大张旗鼓来到南国。

这一次,她要真正褪去公主的光华,以自由之身来到她面前,问她。

——愿不愿意和我走,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四、鬼侧妃

小鬼和狄仁白是青梅竹马。

鬼府与狄府离得近,两家也走得近,所以两个孩子自然交好。

她和他手挽手追着满园的蝴蝶乱跑,阳光照在他的泪痣上,流转迷离幻彩。

她和他一起背书,总是没他背得快。她急得要哭,他就在一旁安慰她。

——我们小鬼只要可爱就好了,总会有人不识货把你娶走的。

喂喂喂,哪有这么安慰人的?

可是,她就是高兴了,还痴痴地问他。

——白哥哥,你会娶我吗?

白只是笑,笑她傻。她自动当成肯定,开心地满屋子乱转,仿佛得到了全世界。

可是,他却在她十五岁及笄礼那天悄无声息地消失了。他的志向不在繁华的皇城,谁也不知他身在何方。

一直无忧无虑的她第一次有了苦涩之感。原来相伴多年,她始终没走入他的内心。之前有过的绮思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如今已是三年后,她嫁给撒太子一年有余。太子府寂寥清冷,撒太子不关心她,只关心他的江山社稷,还为了娶湖国的公主把她降为侧妃。

可是她一点也不在乎。

以前的记忆太过美好,她一想起就禁不住眉眼弯弯。笑意盎然,痴心不改。

——白哥哥,你还好吗?

五、狄仁白

他自小就有一个当大侠的梦。瞧见没?那个狼牙榜第一的魏将军就是他的目标。

二十岁,一骑红尘驰骋沙场取敌军首级。二十五岁,挑战狼牙榜成为巅峰。三十岁,江湖之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自此,战神无敌。

坊间有关他的传闻太多,走在街上买瓶酱油都能听个十有八九。所以,太了解他真不是狄仁白的错。

他崇敬魏将军,到了执迷的地步。

和魏不在同一国?没关系,江湖无国界!

魏年龄太大?没关系,大器晚成懂不懂?!

最终,他决定追随他的脚步,闯荡江湖,快意恩仇!

多年后,他没打败他,始终悬在狼牙榜第二的位置上。却成了人尽皆知的神探,威名只在他的兄长狄仁杰之下。

可那又如何?

他看着魏的画像,目光复杂。魏是他从小的目标啊,却连他的一面都没见过。

魏还是传奇,他打不败的传奇,他憧憬着的传奇。

少时的敬仰,何时酿成了一往情深?

六、魏将军

这个世上有仙。

白逍遥御剑离去的那一刻,魏就确定了这一点。

他幼时随爹娘出游,无意间走散,流浪在山野间。野外狼群出没,看到他急不可耐地扑了上来,群起而攻之。

他当时吓傻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名少年从天而降,一身粗布蓝色麻衣,梳着马尾剪着刘海,眼角一颗泪痣极为醒目。少年带着他腾空而起,飞跃荒原无数,直到有了人烟才送他下来。

于是他更吓傻了。

少年看他呆呆的模样,乐了。很是得意地踱步起范:本仙乃昆仑派大弟子何田玉……之弟子白逍遥是也!如今救你一命,你为何不拜?!

魏一时接受不了这么大信息量,脑子昏沉沉的,被他一吓,还真要拜。

白逍遥急忙止住他:这傻孩子,让你拜你还真拜啊!行了行了,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本仙真是太善良了,唉!

语罢,御剑离去。只留魏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回想他的模样。满满的少年意气和清朗正气,魏回忆着,忽然笑了起来。

魏回去后苦练武功,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没有一日停歇。再怎么苦,再怎么累,他从不抱怨。

多年的功夫没白费,持久的努力下,他的武功登峰造极,炉火纯青。

他成了国家栋梁,成了江湖传说,却还是不停歇地苦练,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世人都以为他想永保功勋,其实他只想通过自己的方式离白逍遥更近一点而已。

一次奇遇徜徉在梦里,永驻在心间。

白逍遥曾吓了他三次,不知如今武学巅峰的他能不能让那玩世不恭的少年也惊上一惊?

他始终在等,终生未娶,痴妄地守候着那一抹浮光掠影。

是否有一日,他还能迎来一次重逢,他还可以期许吗?

他怀着这样的心情,时光往复,不觉已过几十载。

浮生若梦,一切已是枉然。

七、白逍遥

被师傅强行带到了昆仑派,骨骼清奇的白少年从此过上了吃饭睡觉打豆豆的生活。

日复一日,他无视教规,想捉弄同门就捉弄同门,想来人间就自如来去。他和他的师娘鬼师妹,祸乱昆仑的小魔君成了一对雌雄双煞,人人避之不及。

他察觉到喜欢小鬼的时候已经陷得不浅了。

明明比他资历早,却总是要他照顾。

明明比他大一辈,却比他还像个孩子。

他许多时候都在脑内吐槽,却想着想着就扬起了微笑。

究竟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心思?

他不记得。

只记得她吵着让他带自己去凡间的时候,她抬起头笑眯眯地说师娘给你擦汗的时候,她跟着他一块在练武场练功的时候,某些异样的感情已经悄无声息地在心底滋生。

她在不经意间填满了他的生活,弥补了他失去小谷的伤痛,成为他救赎的光芒。

可现实从来残忍,越辈乱伦,挖师傅墙角。

这种感情是世俗不能容忍的,他只能压抑在心底,曾经喜上眉梢的甜意都变得苦涩。

就连初见都是没有指望的,她笑得甜蜜,握着何田玉的手。

世界上最大的无奈,莫过于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八、鬼师妹

她觉得她师兄是这世上最好的人没有之一!

会带着她玩,会在她不开心时甜言蜜语地哄她,还在接任掌门忙碌之时,给她捡个了个小徒弟日日陪她玩。

日子就这么悠闲自得地过着。

她美滋滋地品着清茶,又一次想起结为道侣的那一天,何田玉吻住她的额头,温柔询问:小鬼,我喜欢你,愿意和我……

我愿意!他还没说完她就饿虎扑食般地给了师兄一个熊抱。

不怪她不矜持,默默喜欢一个人太久,那人忽然对你做出回应,你不欣喜若狂才怪?

可就在不久前,她体内的乌皇元神被师傅转移到了师兄身上,啊啊啊,到底用什么法子才能把那玩意彻底灭掉啊?!

脑电波活跃的她苦恼地托腮,想了一秒又潇洒地转移了思绪,算了,不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只要和师兄齐心协力,一定可以度过任何困难!

她沉浸在自己的幸福里,无法自拔,笑意仿佛能温暖人间的秋风。

九、何田玉

喜欢一个人很容易,容易到只需一秒即可。

撒门人举着拂尘,仙风道骨,从他身边飘过。明明长着一张年轻的俊脸却偏偏要冒充长辈幻化出白发白胡子的滑稽模样,让何田玉动了心。

没错,即使和鬼师妹结成道侣,他也没喜欢过她。

之所以走在一起,只是因为她体内附着乌皇元神,师傅交代要将她牢牢看住而已。牢牢看住,有什么办法比结为道侣更容易做到?

可移情别恋的那一刻,他忽然对他的逢场做戏产生了一丝愧疚。她真的很喜欢他。

但感情最是复杂,最难控制,他不会因为愧疚就彻底忘了撒门人。反而越想越频繁,越是想念越想靠近。

他别有心机,一次次预谋邂逅,与他无意间相逢,再无意间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哦,我忘了,大昆仑四季如春,哪来的雪?

欢愉总是伴随着负罪感滋生,他处于自己制造的漩涡中,挣扎起伏。

给一个女孩最深的伤害,和忍痛割去真爱,是你,你会选谁?

「无论结局幸或不幸,请记得回头看看站在你身后的人。」

(当然撒肯定不会喜欢何,会喜欢蓉,然后蓉又喜欢乔……我实在编不下去了,就这样草率地结束吧!)